起源地-起源地官方网站

张掖与中国起源地结缘之源

2018-6-5 14:59| 发布者: 起源地信息中心 |来自: 中国起源地

摘要: 啥事都有个源。今年四月,张掖与中国起源地结缘了!这一结缘,对于地处西北的地级市张掖来说是不小的事情!

 

啥事都有个源。

今年四月,张掖与中国起源地结缘了!这一结缘,对于地处西北的地级市张掖来说是不小的事情!此话怎讲?

中国起源地主要职责是梳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脉络、认定并记录各物质、非物质文化的起源,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我国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向前发展是全民参与的文化系统工程,是中华文化走出去的直通车。中国起源地系统的宣传体系,能有效地满足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宣传需求,为地方经济文化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再说说中国起源地成立的背景资料吧。以前出现过多起韩国申遗风波,韩国将中国的活字印刷术、汉字、太极图、围棋、端午节等一系列起源于中国的文化都要申请为自己的文化遗产,引来中国人一片哗然。据参考消息2014年6月7日外媒报道称,国际足联(FIFA)主席布拉特面带微笑的照片和一张小小的蓝色认定证书表明,中国城市淄博为足球起源地。这件事激怒了英国专家,他们认为足球的起源应该是在英格兰。诸如此类的事情引发了中国对起源地文化的思考:应当建立一个保护起源地的机构或者组织,将中国的起源文化保护并且规范起来?!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多次提及文化建设的重要性,明确指出:“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文化自信。”为深入贯彻习总书记提出的“文化自信”,2014年,首届中国(国际)起源地文化论坛在北京大学成功举办,2016年,经相关部门批准,中国起源地文化研究中心正式成立。

说了这么多,您对中国起源地应该有所认识吧。我说张掖与他结缘是不小的事情,此话该不为过。

现在是信息社会,什么最重要?平台最重要啊!那么,身处北京的高大平台,怎么竟然让张掖登上去了呢?这,完全是一个机缘巧合。

我们夫妇在张掖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退休以后,经常到北京女儿家小住。去年女儿怀孕后,我们就准备长住北京,为下一代的下一代再尽尽心力。今年临近春节的时候,有一天,张掖朋友张向宏给我丈夫打电话,说他到北京开会,住前门建国饭店,让我们第二天下午去找他,然后再同去首都大酒店参会。听这话,我们很纳闷,到北京开什么会?而且还让我们一起去?这是北京呀!他这么说可能吗?

带着这种疑虑与不安,下午三点,我们来到了他的房间。我直人快语,一问会议性质,民办还是官办?二问他带我们参加,可以吗?朋友说,活动是官方举办,具体说,是中国西部研究与发展促进会的年会。至于让我们跟他一块参加,不是带我们前往,是他已经联系好了,会议邀请我们。他笑呵呵地对我说:“没麻达(没问题)!”他还平静地告诉我们,下午年会上给他安排了一个节目,要他表演蒙眼微雕。一边说着,他一边准备着表演道具:一块蒙眼的紫色金丝绒布带,一枚二分硬币大小做微雕的骨质挂件,一把雕刻用刀,还有雕刻之后上色所用颜料和擦布。

下午四点,我们随他走进了首都大酒店能够容纳千人的“紫云厅”。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北京如此规格的会议上,张向宏的熟人真不少,而且经他介绍,办会的人对我们热情有加,把我们与他安排在了同一张桌席。

我们来的算早,因为年会五点才开始,所以大多数人都没到场,我们坐在席位闲聊。实话说,我们与张向宏认识时间并不长,也就三两年,是通过很要好的朋友认识的。朋友告诉我们,他的家中有一幅藏品,是《我们爱劳动》的年画,作者就是张向宏。这幅画创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影响很大。据说张向宏的一个外地朋友来看他,见他家挂着这幅画,就随口说了一句“我家也有这么一幅”,张向宏说“这是我的画”,惊得朋友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幅画被广泛转载,还被收入小学课本做了插图。通过朋友的介绍和我们亲自到张向宏工作的处所观看,知道了张向宏绝对是一个厉害人,他的绘画水平、雕刻水平绝非一般,尤其是他的微雕,不说叹为观止,也是上乘之上乘。但我们也奇怪,张向宏成名很早,在张掖却并不出名,不太为人所知,也从未见过有关他的宣传报道。见今天大厅里不少人与他亲热的打招呼,张口闭口“大师”“大师”,我不禁调侃说:“您这是墙内不开花墙外红啊!换句话说,您锁在深闺连张掖人都不知怎么北京人就知道了呢?奇人!奇人!”他说:“你说错了,我没锁在深闺,一年四季都在外面跑呢,还都是别人请我出去,就像今天的中国西促会一样。”他说:“这些年,人们看重的主要是我的微雕。今天我在这里表演的节目也是微雕,而且是盲雕。”他一边说着,一边又从包里把表演道具拿了出来,为我示范盲雕是怎么一回事。他拿着一串项链的骨质吊坠,用刀尖指着吊坠的一个点告诉我:“盲雕其实是靠意念雕,只是雕之前要把下刀的位置定准,然后就可以蒙眼雕刻了。等一会儿我要在这块吊坠上雕字,雕完之后在字面上上色,最后用布把吊坠擦干净,一个挂件就算做好了,这个挂件会作为今天的会议礼品赠送。微雕是一门非常严苛的艺术,能搞的人不多,搞得好就更不容易了。”

在我们的闲聊中,大厅已坐满了人,年会正式开始。为本次年会担当主持的是央视著名主持人阚丽君。阚丽君,现在的年轻人不太知道她,但40、50、60年代出生的人比较熟悉她。年会首先由几位领导上台讲话,说了中国西部研究与发展促进会的工作事宜,然后就是文艺演出。

上台的演员都是近年活跃在中国演艺界的一些人物,水平确实很高,可以说是高潮迭起。演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该张向宏上场了。当阚丽君说“微雕是一门神奇的艺术,享有世界微雕大师盛誉的冯耀忠先生的微雕作品近年来一直作为国礼馈赠外国元首与友人。接下来我们请出的这位特殊人物,也是一位大师。他不远千里从甘肃来到北京,这位大师就是冯耀忠先生的得意弟子张向宏先生!”此时全场欢声雷动,张向宏在雷鸣的掌声中走上了舞台,与他同时上台的还有一个人。只听阚丽君继续说:“与张向宏先生一起登台的是著名音乐家付林先生,付林先生和我将在这里非常近距离的见证蒙眼盲雕的微雕艺术之魅力!”此时台下又是一片欢呼声,欢呼之后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注视着舞台。张向宏操着浓重的张掖口音就像先前为我演示一样为大家说了他所要做的事情,然后把刻刀定好位之后,请付林先生为他蒙上眼睛,就开始盲雕。他的盲雕,我特意记了一下时,一分钟!整整一分钟!这一分钟大厅里静极了,舞台中央阚丽君和付林一左一右紧挨着张向宏,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张向宏的手,直到张向宏操作完毕。付林为张向宏摘下蒙眼巾,阚丽君在放大镜的帮助下,念出了雕刻的内容:“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和“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共38个字,中间没有标点。此时场上的掌声、尖叫声响成一片,想必是这种特殊的表演形式以及他精湛的技艺强烈地刺激了大家的神经,起码当时我有这种感觉,而我还是在有所知的情况下!我真为我们张掖有这样一个能人、为我们家有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自豪。同时,我也深深感受到了张向宏先生在这台晚会上的分量。付林是什么层次的人物?是中国资深著名词曲作家,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主席、国家“青歌赛”和许多重要歌唱比赛的评委,创作了《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妈妈的吻》《小螺号》《祝愿歌》《天蓝蓝海蓝蓝》等上千首歌曲,在中国乐坛上举足轻重!请他为张向宏助演,张向宏的分量那是不言自明的。

联谊会快要结束,丈夫和张向宏先生一同去了卫生间,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过了近一小时,他们终于回来了,而且跟着好几个陌生人,这些人都是仰慕张先生之名想与他做进一步接触的。

回家的路上,丈夫对我说:“乡音这东西了不得!”听他这话,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的茫然。他马上给我解释:“今天,张掖的乡音可能会为张掖的发展帮上忙。”听这话我更加不解,啥意思?他接着说:“你不是说我们怎么出去那么长时间吗?我们遇见了一个人,一位张掖女士。”我说:“你怎么知道她是张掖人?”“听话听音啊!我们路过前厅的时候,见那里布了一些展台,有各种各样的展品。一位女士正在为人们介绍展品,张掖口音。张老师上去一问,真是张掖人,而且女士见了张老师,也兴奋异常,说看张老师的表演,虽然主持人只介绍到甘肃没点张掖,但她一听就知道张老师是张掖人,感到好亲切,好自豪,想着要找张老师呢,可又满大厅都是人,不知道张老师在哪里,没想到却这样碰到了。她告诉我们,她在中国起源地工作,这些产品是全国各地的,今天她是为这些产品做展示。当张老师介绍我是多红斌后,女士说大名鼎鼎的人物啊,说她小时候就知道多红斌这个名字,无缘相识,没想到今天竟然站在面前了,太巧了,太好了!”丈夫的这一番话,我还是没有听出实质的东西,我问:“为什么张掖的乡音会为张掖的发展帮上忙呢?”丈夫说,中国起源地是一个了不得的平台,它具有认定并记录各物质、非物质文化的起源的职责。如果张掖的产品能够挂上“中国起源地”的标签,那价值就不是现在的价值了,以后发展的空间就大了。丈夫笑了笑继续说,其实我们自己就和这件事息息相关。我说:“嗯?什么意思?”丈夫说:“这几年我们每年都要往北京带枸杞吧?张掖的枸杞很多,也很好,但我们每次买的都是宁夏中宁的,为什么不买张掖的呢?没名气呀!其实张掖枸杞应该是最好的,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的就是张掖枸杞,但遗憾的是这块金字招牌我们没举上,让人家中宁拿走了!人们认牌子认的是宁夏中宁,所以咱们在北京送朋友,只能买宁夏中宁枸杞。这就是标签的作用,标签就是名气,就是价值!”听了他的这番话,我才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于丈夫的为人做事,我太了解了,这些年在职也好,退休也好,一直在努力宣传张掖,而且成绩不小,去年让张掖走上《魅力中国城》舞台与云南曲靖PK,就是他牵线搭桥做成的。我知道现在他又想从中国起源地为张掖谋事了。我说:“人家这么高的平台,咱们落后地区不容易登上来吧?”丈夫说:“今天那位女士名叫闫青,我们留了电话和微信,事在人为,咱们谋嘛!”此话一说,掷地有声,而且说干就干,第二天他就与闫青电话联系了。他让闫青给中国起源地领导谈谈,能给一个时间,我们去向他们介绍张掖。闫青非常高兴,说她早就想给家乡做些事,一直没有做起来,此事正和她意,她一定会积极做工作。时隔不久,果然有了结果,中国起源地领导要请我们面谈。

与我们见面的是中国起源地文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竞生、起源地商贸(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永清,闫青陪同并做记录。一见面,大家亲切如故。落座后,我丈夫开门见山:“之前知道中国起源地,对这个名称有一点概念。那天中国西促会年会上遇见小闫,使我进一步了解了中国起源地,所以非常想把我们张掖推荐一下,希望张掖能得到你们的帮助支持。”孙经理:“闫青说您是她的偶像,从小就知道您,说您多年一直从事领导工作,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张掖通,在当地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让我们一定要见一见。”李主任接着说:“多部长身怀浓浓的家乡情结,退休了还致力于家乡建设,十分令人尊敬。所以当孙经理说了您的情况后,我说一定要见,而且要抓紧时间见。”那天我们在一起谈了三个小时,可以说,丈夫把张掖的文化历史、地方特色以及名优产品尽自己所知聊了不少,我和闫青还时不时插话补充。两位主任听得很认真,频频点头,看得出,他们对这些很有兴趣。末了,他们对我们也直言不讳,李主任说:“您觉得我们是一个大平台,好舞台,可平台得有人上,舞台得有人演。中国那么大,物产那么多,我们在北京分身乏术,不可能了解下面很多,除非已经比较有名气的东西,我们会主动去关注。所以,许多地方,尤其是边远地区,缺少的是走出来的桥和梯子,而我们缺少的是向下视听的眼睛和耳朵,您的出现,就弥补了我们双方的缺陷。”听到这里,我丈夫哈哈一笑:“您的意思我能不能换一个说法?那就是猪头想送进庙门找不到路,而庙门里也确实需要猪头却不知道送猪头的人在哪?我就是那个领着人把猪头送进庙门的人?”这一诙谐的玩笑,引得我们都大笑起来。孙主任说:“闫青,你介绍的多部长真是一个宝,你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李主任接着说:“是啊!最宝贵的是人力资源,我现在就能表态的是,我们要请多部长入我们的专家智库。完了我们和上级领导建议,看给多部长一个什么职务”丈夫连忙摇头:“职务就不要了,我就是帮着做做事,无需什么名分。用我平时对想聘我做事的朋友说的话就是,打打短工可以,长工不行,毕竟退休了,想过一下自由的日子,不愿意被捆绑住。”李主任说:“有您的真实身份和我们给您的职务,出去工作起来比较方便。不与经济挂钩,也无需坐班。”

再次见面是四月初,颁发中国起源地智库专家聘书。聘书由李竞生主任颁发,与他一块受聘的智库专家还有中国食品报总编辑张建斌先生和中国药膳研究会副会长单守庆先生,同时聘我丈夫为起源地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和中国起源地甘肃省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这次见面,我丈夫又重点介绍了张掖的文化产业和文化产品,并提出请求:“能否为张掖的产业挂‘中国起源地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牌匾?”领导们表示可以申报,但是比较难,一批全国只有十个,标准很高。

当天晚上,丈夫就在他微信群里发了一则消息,告知张掖的产业或产品申报中国起源地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事,请大家转告更多的企业朋友,让人们踊跃申报。他的这则消息传播很快,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打来电话询问此事。之后,他的手机微信响个不停,电话也时不时地响起,有企业的,也有政府部门的,把他忙得不亦乐乎。我跟他开玩笑:“多主任公务繁忙,私务老婆全部包揽了!”

一段时间的忙碌,申报中国起源地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事有了眉目,丈夫又向中国起源地领导建议,张掖人积极性如此之高,能否去张掖做一次综合性的考察,把张掖的申报工作尽全力推一推?领导们经过研究,决定组织中国起源地智库专家专程赴张掖进行考察调研,时间定在了2018年6月7日至11日。专家团队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委员常祥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东方文化与城市发展研究所综合室主任张晓欢中国文联、中国民协巡视员麻振山中国文联民间文艺艺术中心副主任刘德伟中国起源地文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竞生中国建筑与园林艺术委员会秘书长曲云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博士、中国起源地智库专家赖冬阳,张掖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起源地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多红斌,起源地商贸(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孙永清,起源地商贸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主任闫青等。他们的到来,无疑会对张掖文化和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力量,在文化经济领域板块上形成裂变,促使张掖文化经济在催化剂的作用下加速。

一个有可能助推一个城市经济运势的契机竟是这样的来龙去脉。它纯属偶然,又蕴含着必然。张向宏先生把我们引进中国西促会年会是偶然,会上见到闫青是偶然。但张向宏高超的技艺与谦和的为人使他在中国西促会年会有着超常的能量,他把我们带进中国西促会年会可谓必然;闫青一见多红斌先生就能受其感染遵意为之,这是多红斌多年以来在张掖良好的口碑和较大的影响力使然,也是必然;中国起源地的领导听闫青介绍多红斌的情况愿意见、而且尽快见,是闫青在单位笃实做事、诚信做人所产生的信任感使领导们看重她的推荐,同是必然。所以说,机遇都是偶然,而人与人之间多年的为人做事建立的信任才是偶然成为必然的决定因素。

文章写到这里,就又要回到文章开头的那句话“啥事都有个源”。张掖与中国起源地结缘之源,源头在哪里?首先归在在张掖瞒名却在中国不少大城市风生水起的张向宏先生,张向宏是在无意中为张掖做了一件大事,虽然后面的事情他没有参与,但我们不能忘了他。没有张向宏,就没有我们能够参加中国西促会年会,后来的一切都化为乌有,此次张掖与中国起源地的实地对接也无从谈起。说到张向宏先生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要多说几句,就是想让人们在分享果实甜美的时候不能忘了这位奇人,我们确实应该记着他,因为,饮水思源才是人之本性。闫青女士则是有意而为之,在爱家乡、助家乡的主观能动推动下,为张掖促成了一件大事;多红斌先生是抓住机遇,认真谋划,步步推进,在中国起源地领导的鼎力支持下,为张掖成就了这件大事。如果把张掖和中国起源地的结缘比成一桩婚姻的话,张向宏是无意插柳,创造了北京与张掖的双方有了在一起的可能;闫青是有意护柳,尽力提供必要条件,帮着娘家人(张掖)走进如今自己工作的婆家(中国起源地),让娘家人酝酿新的生活;多红斌是最终把张掖与北京这个千里姻缘用一根红线拴在一起、并且把双方送入洞房的人。

6月7日至11日,张掖的文化产业与产品新娘将和中国起源地喜结良缘。我们说,美好的婚姻是需要经营的,婚后到底能不能美满幸福,生出来的孩子能不能健康可爱,那就要看婚姻双方如何努力了。作为我们这些把他们引进婚姻殿堂的人,不仅要领他们进门,还要相送长亭,还会一直关注下去。

改革开放四十年,有一句大家熟识的话,“要致富,先修路”。目前中国的道路可以说遍布城乡,这样的路对于这么多年的致富奔小康的确起到了极大作用。随着社会的发展,“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话仍然适用,只不过这条路再不仅仅是地面上的路,还有空间的路、平台上的路、互联网的路。中国起源地就是使经济长上文化的翅膀翱翔天地间的那条路,它为好的产业、产品寻根溯源,挖掘其文化元素,使之搭上文化的快车行走祖国乃至世界。而且中国起源地有自己专门的宣传体系,有自己的“千城万工程,一个产品一旦有了中国起源地的认证与标签,一旦进入“千城万”,就成为了唯一,就像人有了身份证一样,真实可信,不容篡改,而由此产生的经济效益自然不可小觑。说得俗一些,这就是结缘的最现实的意义,更深远的意义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渐显现。当然,要想贴上中国起源地标签,首要条件是产品要好,只有好的产品才有做此包装的价值。

我是一个在张掖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对张掖充满感情的人,我希望张掖与中国起源地的“碰撞”,会促进张掖文化经济的发展,张掖的文化产业、特色产品能够乘上中国起源地的快车走出张掖,遨游远方,创出一片新的天地,使张掖这颗丝路明珠在中国乃至世界大地上熠熠生辉。

2018.6.4

 /马新兰

编辑/孙硕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